欢迎来到 快时递官网!为您提供优质的国际货运代理服务 咨询热线: 400-875-5298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快时递    FAST    ·    

运费查询

目的地:

实重:

体积:

**

国际货代“免税新政”一波三折

文章来源:快时递快递 类型:行业资讯 日期:2018-01-26 10:53:02 分享:
       原本替国际货代业“营改增”困局松绑的“106号文”,带给绝大多数“非首代”企业的却是增负,随后财政部解读文件,又遭遇税务部门的执行难,业界面临前所未有的税负挑战。

       上海黄浦区一家从事国际货运及相关业务的Y海运公司,今年在当地税务部门的账面突然成为“纳税大户”。去年月均不足30万元的应缴增值税额,今年1月份猛增到1000多万元。今年公司经营业绩没有显著增长,纳税额增长明显,这一切皆源于“106号文”。

       国际货代行业熟知的“106号文”,即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出台的《关于将铁路运输和邮政业纳入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财税2013/106号)。去年“营改增”“1+7”行业全国扩容后,由于取消了过去国际货代业增值税差额纳税的规定,造成实际收缴税费明显提高。此后“106号文”出台了差额征税和免税的规定,以替国际货代业“营改增”困局松绑。

       今年1月“106号文”正式执行,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目前税务部门对“106号文”执行标准是直接代理可以享受免税政策,非直接代理(非首代)不享受免税政策,因此国际货代业实际受益有限。

  货代业税负明显提高

       “大部分货代企业都是通过船代等向船公司订舱,为间接代理人。70%以上业务属于‘多级货代’,都不能享受免税政策。”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贺登才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货代企业既要整合众多货主的货运需求,又要安排多个运输企业承担国际运输服务,在经营业态上具有“多对多”的配比关系。

       作为国际货代企业的上游,国际运输企业享受的是免税或零税率政策,因此货代向船公司或航空公司支付运费而无法获得增值税专用发票。同时,代货主报关报检,垫付的费用海关、商检部门开具的又是行政事业性收据,无法抵扣。新政策导致货代企业绝大部分收入需要全额纳税。

       中国外运长航集团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国际货代业务流程是多层次多链条,行业内大企业的多数业务也是“间接代理”,而绝大多数没有自有船队的中小企业,就成为“二代、三代”,甚至更多层代理。记者在中国远洋物流有限公司处也得到相同说法。

       不能享受免税政策的“非首代”企业,相比过去营业税时代差额纳税,实际收缴税费明显提高。据测算,行业大型企业应缴增值税增幅超过200%。

   国贸结算地大量外迁

       记者从有关企业了解到,随着国际货代业将增加的税负向上游的国际航运业传导,国际运费并未真正实现免税,抬高了我国的国际航运成本。

       中国外运长航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如国际货代不能全部免税,不仅企业税负大幅增加,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国际货代企业代结算的海运费大幅下降,对我国进出口贸易将产生重大影响。

       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调研,为规避税负增加的风险,进出口贸易双方正在加快将国际贸易结算地转向境外,导致税源大量流失。

       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2013年8月1日以来,出口贸易CIF(到岸价格,含成本、运费、保险)结算业务量出现大幅下滑。据调查,我国一些大型航运企业出口贸易预付箱量比重下滑了15%左右,一些外向型地区的企业甚至下滑50%以上,并且还有急剧扩张的趋势。原本比重不大的CIF业务更加减少,削弱我国航运企业在国际运输市场的话语权和控制力。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董事长马泽华在议案中指出,客户出于成本考虑将出口货运条款改为FOB(离岸价),境外段航运业务加快外流至境外航运企业,对本已经举步维艰的我国航运业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受到严重影响,也使得服务贸易逆差进一步加剧。

   一个“代理人”两种解读

       Y海运公司只是我国3万多家国际货代企业中的一员。由于非首代业务无法适用增值税免税待遇,这类企业积压了大量的发票无法及时开具,也无法向客户收款。

       鉴于此,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多次组织召开重点物流企业座谈会。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多次致函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反映“106号文”执行中对国际货代行业产生的冲击。

       1月22日,财政部在官网公布了《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增值税免税政策解读》。该解读指出“106号文”关于“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的定义中,“接受货物收货人或其代理人、发货人或其代理人”中的“代理人”包括直接代理人和间接代理人。

       得知这一消息,Y海运公司和其他国际货代企业都为财政部迅速反应叫好,但他们很快就感受到现实的无奈。北京、上海、青岛、厦门、大连等国内主要城市的税务机关表示,财政部税政司的解读暂不执行,理由是财政部解读不是法规,解读未经国家税务总局同意。

       一般情况,同为发文单位的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对政策内容应该达成一致,但对“106号文”中的“代理人”,两部门却有不同的解读!

       记者日前就此致函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新闻办,希望了解国家税务总局对“代理人”的具体解读和相关情况。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继续等下去成为唯一的选择。

快时递货运代理服务-全世界各地快速到达 | 热线:400-875-5298

快时递货运代理服务-全世界各地快速到达 关闭